打造最成功的網賺博客

騙人平臺打著賺錢噱頭的App現在幾乎隨處可見

打造最成功的網賺博客 http://www.azxvum.tw 2019-09-30 18:01 出處:網絡 編輯:@成功網賺
  聲稱打開就獲38元紅包,實際獲得不能提現的6000“金幣”   “打著賺錢噱頭的App現在幾乎隨處可見,幾個家庭微信群里常看到長輩轉發推廣信息。”山東濰坊市民朱嫻告訴記者,不少打著看新聞、看視頻、走路能賺錢

  聲稱打開就獲38元紅包,實際獲得不能提現的6000“金幣”

  “打著賺錢噱頭的App現在幾乎隨處可見,幾個家庭微信群里常看到長輩轉發推廣信息。”山東濰坊市民朱嫻告訴記者,不少打著看新聞、看視頻、走路能賺錢的App廣告,在短視頻平臺、微信群中頻繁出現,聲稱有誘人的收益,吸引人下載。

  記者進入某短視頻平臺測試發現,瀏覽五六個短視頻就會出現一則廣告,宣稱“賺錢”的App廣告出現頻率很高。

騙人平臺打著賺錢噱頭的App現在幾乎隨處可見

  記者調查發現,有的“賺錢”App并不能達到其所宣稱的收益。朱嫻的媽媽曾使用過一款宣稱看視頻能賺錢的App,以為能賺不少錢,結果,“金幣”折算完每天只有3毛錢收益。

  在一款名為“種子視頻”、號稱“看視頻能賺錢”的App上,記者看到,首次進入App后,頁面彈出一個“新人紅包”,寫著“打開得38元,紅包可立即提現”。點擊打開紅包后卻彈出另一則“收益通知”,告知記者獲得6000“金幣”。

  記者進入收益頁面后看到,不僅承諾的38元現金沒有,6000“金幣”也無法提現。根據提示,想提現必須繼續看視頻,所謂6000“金幣”的實際收益不到1塊錢。

  有的“賺錢”App設置多重獲得收益前提條件。在一款名為“追書神器”的“看小說賺錢”App上,記者首次點擊進入后,彈出一個寫著“送你一份見面禮,最高6.68元新人現金紅包”的窗口,點擊后顯示已獲得2.18元。記者進入提現頁面看到,需要賺到30元以上才能提現。賺錢的方式除了看小說,還包括簽到、分享、做任務、收徒等。記者在這一平臺上閱讀了十幾分鐘,并未獲得任何收益。

  濟南市民陳思告訴記者,她之前曾下載過“趣輸入”“趣步”等App,前者宣稱手機打字可以“賺錢”,而后者則宣稱走路可以“賺錢”。但在實際使用中,這些App會不斷彈出廣告,并提示自己領“金幣”、邀請好友。“我沒有按照彈窗提示去做,使用了一個月,幾乎沒有任何收益。”陳思說。

  在安智、應用匯、豌豆莢等手機應用市場中,打著“能賺錢”噱頭的App不在少數,且覆蓋領域很廣,包括新聞閱讀、影音播放、手機輸入法、健康運動等。一些應用市場的統計數據顯示,“趣步”“種子視頻”等相關應用的下載量最高的超過千萬,下載量過百萬的也不在少數。

  發展下線拉人頭,內容涉賭博色情等

  記者調查發現,幾乎所有打著“賺錢”噱頭的App,都以各種高額獎勵鼓勵用戶發展下線,吸納更多使用者。例如,宣稱走路能賺錢的App“趣步”,將拉人頭數量與用戶等級和收益掛鉤,如果下線多發展1個人,上線的推廣活躍度就增加0.05,而推廣活躍度直接影響最終收益。

  “趣步”用戶孫曉(化名)說,根據發展用戶數量的不同,“趣步”把用戶分成一星達人、二星達人、三星達人等級別,每級有高低不等的分成獎勵。所謂一星達人的條件是基本活躍度大于2000點,三星達人則是大于100000點,基本活躍度與發展下線人數成正比。

  有的平臺宣稱老用戶邀請到新用戶后,需要新用戶做完平臺給的新手任務后才能給予返現,而平臺給新用戶的任務,其實就是繼續發展下線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幾乎所有宣稱“賺錢”的App,均包含瀏覽資訊版塊,而所謂的“新聞資訊”,大多是垃圾信息。在“種子視頻”“微鯉看看”等App上,內容多為打色情擦邊球、涉嫌宣傳賭博信息的廣告,例如“小伙剛洗完澡和美女說要看電影,沒想到看的全是……”“90后妹子玩手機賺錢,投注20元,日日有賺錢!”等。

  記者隨機打開一個“投注賺錢”廣告,隨即進入一個博彩游戲網站。App中的廣告頁面宣稱,充值一定現金,只要按照游戲規則可保證盈利。

  業內人士表示,所謂“賺錢”的平臺,大多含有大量廣告和八卦、獵奇信息,平臺用這些垃圾內容獲取點擊量,賺取利益。

  一些地方已開始專項整治,應倒逼平臺加強審核

  中央網信辦相關負責人表示,各類App上的涉嫌賭博、打色情擦邊球等內容,不符合現行監管規定,一旦發現將嚴肅查處。

  據了解,目前一些地方已對“賺錢”App進行整治。6月,上海市市場監管局約談趣頭條、惠頭條等曾宣稱“看新聞能賺錢”的資訊類平臺,要求相關企業加強廣告發布前審查把關,杜絕發布虛假違法廣告;同時提醒消費者,不要輕信此類玩手機、刷微信輕松賺錢的廣告,以免上當受騙。

  記者發現,針對拉人頭發展下線這一現象仍缺少有效監管。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說,鼓勵發展下線,使得老用戶、新用戶之間構成了上下層級,并以參加者本人直接和間接發展的下線人數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,形成“金錢鏈”,部分模式與傳銷的構成要件相似。目前,有拉人頭發展下線功能的App有很多,監管機構應盡快對此類行為進行規范。



以下為廣告內容

以上為廣告內容


0

精彩評論

暫無評論...
驗證碼 換一張
取 消
体育彩票开奖公告